感谢与你相遇。

超坑的主催。

三次元刷歌注意。

【琅琊榜】似是故人来-1.9 (苏靖苏)

今天的更新,是出本前的最后一更。

想看后续情节的请去cp17买我们的本子嗷!只要10-15块QAQ,完售后会放出结局(离结局还有两章)

周末放宣传。希望大家到时候支持。谢谢!!!!

写手: @牧白 


1.7-1.8看我看我


……

昏暗的地牢中,阴森可怖。

刑具零落地散落在地上,萧景琰扔掉手中的鞭子,一把掐住捆绑在刑架上的人的咽喉,“你为什么会知道林殊的习惯和容貌?”

千面如今被私刑折磨地遍体鳞伤,唯独那张脸还是完好如初,他干咳几下,声音如干柴一般嘶哑,“你又是如何确定我是假的?”

“老天有眼,我母妃素来喜爱林殊,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竟拖着病体都要做糕点给你。但没想到,老天有眼,你机关算尽,却败在了一个小小的榛子手上。呵呵,林殊吃不得榛子,一点便会有生命危险,可你吃了这么多,居然全然无事。你居然是假的!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装扮成林殊来欺骗我!”就在他相信林殊还好好活着时,真相却狠狠地给了他当头一棍。

萧景琰浑身充满戾气,他不自觉地加重手上的力道。

眼看千面就要窒息时他拼命嘶吼一声:“你难道不想知道林殊的下落了吗?!”萧景琰的手顿时骤然松开。

千面大口喘息,“杀了我,你永远都不知道林殊的下落。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他的下落。”

“他到底在哪?”

“后天午时三刻,你只身一人带我离开,我就带你去找他!”千面顿了顿,“我要你发誓,找到了他之后,你要放我离开,绝不能反悔。”

……

萧景琰从府中私设的地牢出来之时,天已近晌午,刺眼的阳光照射在眼中,令他许久睁不开眼睛。

耳边传来风卷起桃花的声音,丝丝缕缕的风悠扬惬意。突然几道野兽的呜咽声传到他的耳中,伴随着这丝丝呜咽声的,还有那轻柔温暖的细腻嗓音,“乖,听话。”

声音模糊朦胧,萧景琰闭着眼睛分辨了片刻,才确定这声音是从后花园传来的。

他缓缓睁开眼睛,问向身边的战英:“是苏先生来了?”

战英抱拳回道,“苏先生突然从密道过来,因为殿下说谁来了也不能打扰您,属下便自作主张,开门让苏先生先进来了。”

“知道了,”萧景琰点点头,“为什么我还听到了佛牙的声音?它在苏先生身边吗?”

战英又是一抱拳,“启禀殿下,这佛牙也不是第一次见苏先生了。当时第一次来时,您在演练士兵,苏先生便巧遇佛牙。说来也神了,苏先生告诉属下,他有一种神奇的能力,那就是野兽见到他都极为亲昵。本来我还不信,生怕佛牙伤到苏先生,可哪知佛牙一见到苏先生,便犹如见了亲人一般,猛扑上去狂舔不止。”

脑海中勾勒出一只灰狼扑倒那温润玉人的情景,萧景琰嘴角不禁挂上一抹浅笑,苏先生当时被这畜生猛扑在地,不知素来波澜不惊的脸上是否流露出一丝半毫的惊诧表情,只可惜自己当时没在现场,无缘亲见。

这样想着那副场景,他方才在地牢里酝酿的满腹暴戾的情绪竟然顷刻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暖流划过心田。

他笑了笑,“走吧,去找苏先生。”

拐过蜿蜒的鹅卵石小路,通过几个拱门之后,眼前景象顿时豁然开朗。

只见在桃花之下,梅长苏坐在石凳上翻书而阅,恬静淡然的脸上如白玉般缥缈纯净。而佛牙趴伏在梅长苏身边,与飞流搂抱在一起嬉戏玩闹。

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恐怕就是说的现在他眼中的景象,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一屋一人一兽,足矣。

可这看着看着,萧景琰突然纳闷,佛牙并不似其他畜生,它受过训练,除了自己和小殊外,不会无缘无故凭本性亲近其他人。即便苏先生有机智神通,也不能左右了一头牲畜吧?

佛牙鼻子灵透,萧景琰还想再看,佛牙已是早早发现了萧景琰,撒欢似的跑到萧景琰面前,对着他的脸就直舔个不停。梅长苏忍俊不禁,起身拿帕子为他擦起脸上的黏液,“倒是洗了一把脸了。”

萧景琰脸上一红,窘道,“苏先生来找我何事?”苏先生隔着帕子的手划过自己脸颊的地方,都火辣辣地烫。

“倒是没什么大事,庭生的生辰快到了,飞流念着庭生,给他带了份礼物。”终于擦干净萧景琰脸上的帕子,他收回帕子,望了望萧景琰身后道:“那跟殿下形影不离的黑衣人呢?”

“他?”萧景琰脸上顿时布上寒霜,“被我关起来了。”

“奥?可是犯了什么事情?”

“不可饶恕之罪,”萧景琰道,“先生不必挂怀,我自会处理妥当。”

梅长苏见千面被识破了身份,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好,若是需要,殿下尽管开口便是。”

……

金陵·大梁皇宫·芷萝宫

静妃娘娘身体大好,脸色红润有光泽,便仿佛没有生先前那一场重病一般。萧景琰吃了口点心,就听静妃娘娘问道,“小殊怎么样了啊,景琰?”

萧景琰差点没噎着,他顿了顿,喝口水将点心冲进去,才犹豫道:“没有小殊,母妃,那个……那个是有人假扮的小殊,幸好母妃做的糕点,才让我识破了他的真面目。”

令萧景琰诧异的是,静妃娘娘非但没有意料之中的黯然神伤,反而只是只是长叹了一口气,反过来安慰起萧景琰来,“不是就不是吧,你也莫要太过忧虑,说不定以后小殊就真的回来了。”

萧景琰一愣,最近这些时日总是跟在苏先生身边,便也开始思考东西,不再只是傻傻地做事。母妃这一举动着实反常,一个大胆的猜想浮到脑海中,他不禁问道:“母妃,莫非你早就知道他不是小殊,榛子的事情也是你故意为之?”

静妃娘娘手蓦地停在半空中,笑容僵硬在脸上。她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嗔道:“你这孩子,自从参加夺嫡之后,便越来越奇怪了。你是怎么想的啊,我一个深居后宫的妇道人家,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情,你多想啦。若是再这么说,母妃可就要生气了!”

萧景琰没有回话,只是低垂下头呢喃一句:“是啊,母妃深居后宫,又是怎么知道的?”

……

苏宅·书房

一阵阵急促的铃铛声骤然响起,惊醒了沉浸在思绪中的梅长苏。

他刚将门打开,战英便急冲而入,一把握住梅长苏的手臂:“苏先生,不好了,靖王殿下不见了!”

梅长苏拿在手中的牌子倏然落地,他向来平静的脸上也带上了几分紧张:“什么时候不见的?”

战英跺着脚,焦急道:“就在前日午时,殿下独自带着那个黑衣人往郊外去了。”

“简直是胡闹!”梅长苏一把推开战英,怒声道,“靖王没脑子,你们也不长脑子吗?你们就这么由着他自己带着黑衣人出去?不会派个人在身后跟着?”

“可是,”战英拉下脑袋,“军令如山,不得不从啊。殿下不让我们跟随,谁若是违抗命令,从此便从军中革名,所以我们就……”

“好了好了,”梅长苏挥挥手,“事已酿成,不必再说这些,当务之急是要快些找到就靖王。他失踪两日,上朝之事你们是怎么说的?”

“殿下带着黑衣人出去,本就是瞒着人的,若是皇上知道,必定追查不休。我们没有办法,只好谎称殿下病重,卧床不起,才挨过了这两天。”

梅长苏搓了搓袖摆,沉吟片刻道:“这样,你先回府,告诉管家。‘靖王病重,闭门谢客’,我们这就出城去找靖王,越少人知道此事越好。”千面自负,应该不会杀了景琰,只是两日没有回来。若是平时还好,萧景琰出身军营,对野外环境颇有经验,可他此次是跟千面一起出去的,只怕遇到了什么危险。

谁出事都可以,唯独萧景琰不能出事!他们之中的谁死都可以,唯独景琰不能死!他自信以他的人脉和江左盟的能力,找景琰不是难事,可只怕事情拖久了,对景琰极为不利。

梅长苏时隔十二年,终于又一次骑上马,他披上斗篷,快马加鞭狂奔出城。

烈烈夏风从耳边呼啸划过,被压抑许久的烈血在这一刻又一次重新沸腾起来,只有在这一刻,他才有活着的感觉,不再只是为了复仇而在那一间窄小的屋中尔虞我诈、阴谋诡辩的行尸走肉。

他自然不是漫无目的地寻找萧景琰,萧景琰的马车若是从这条路上走过,便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只要有蛛丝马迹,他就一定可以找到他。

梅长苏从马上下来,仔细找寻足迹,也多亏他以前常年在军营之中,没过多久就从路边发现了一独属于景琰军中战马的马蹄铁形状的凹陷痕迹,痕迹浅淡,几乎马上就要消失,梅长苏俯身摸了摸这个痕迹。

两天时间,按这个深浅来看,车上有两个成年男子,这么看来,一个是景琰,另一个就是千面,错不了。

摸清了踪迹,梅长苏毫不迟疑,他潇洒上马,沿着踪迹而行,一直追到了一处密林之中。

顺着被刚破坏的草木行走,梅长苏终于找到了萧景琰。

此刻萧景琰被五六只狼群围困在一处山洞之中,狼群惧火,因为萧景琰一直点着篝火的缘故,狼群并不敢靠近,却也不离开。腐烂的味道从那处传来,梅长苏往狼群望去,只见地上躺着一具被啃咬地残缺不全的身躯,森森白骨裸露在外面,身边还有一个恶鬼面具和一柄小刀,竟然是千面。

梅长苏心下了然,千面早前就被萧景琰施刑身上遍体鳞伤,血流不止。他应该是为了找机会逃脱,将萧景琰骗出城,打算偷袭他。可没想到这处密林居然有饥肠辘辘的饿狼,血液的腥甜味道顺着千面伤口散发出来,饿狼闻味而来,阴差阳错反而将正在偷袭萧景琰的千面咬死。

可狼多肉少,一个千面又如何能解六七匹饿狼之饥。

景琰虽及时逃进洞中在门口架起篝火,可毕竟也无法逃出,如此才失踪了两日。


评论 ( 7 )
热度 ( 134 )

© 旗木SiL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