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与你相遇。

超坑的主催。

三次元刷歌注意。

【琅琊榜】似是故人来1.7-1.8(苏靖苏)

周末没更,补偿,今日双更。

写手: @牧白   封面图和画手最近就会放出了。

cp17首发小料

尺寸:A5

字数:2w字↑↓

价格:10-15RMB


1.6点我点我


萧景琰一口怒气梗在胸口,便要去质问找梅长苏。可他一路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苏宅门前,正待他振臂高挥苏府大门之时,脑中突然一道闪电猛然击过。

誉王这时间是否太过恰好了?

私炮房一事事关重大,誉王怎么就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在他不远处说这个?

即便誉王刻意压低声影,他也应该知道自己武艺高强,不会听不到这些话。

 

誉王这么做可谓是损敌一千,自损八百。

他想损的敌是谁?是梅长苏,还是自己?或者是他们两个?

莫非,誉王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梅长苏私下有来往?可是自己同苏先生行事这般小心,他又是如何得知的?

便是这一电光火石之间,萧景琰脑中已转了数圈,本来愤懑的心情顷刻间平缓冷静下来。便就是他冷静了下来,才隐隐察觉到身后不远处正有一个目光密切的关注着自己的动向。

 

萧景琰站在梅长苏的大门之前想了片刻,最终还是重重敲下房门。

甄平闻声而来,见敲门的是靖王,微微怔愣一下。为了避人耳目,这靖王平日里要见宗主的时候都是走暗道的,怎么今日却堂而皇之地敲门而入。

萧景琰素来不苟言笑、面容冷峻,如今他面无表情更是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甄平只是怔愣片刻,便问道:“靖王殿下,光临寒舍,不知是有何事?”萧景琰居高临下地冷冷看了甄平一眼,蓦地将他推到一边,大步迈了进来,“我要见梅长苏!”

 

甄平见状赶忙将门关上,一把拽住萧景琰的手臂,冷着脸道,“靖王殿下,你虽贵为皇亲贵胄,但也不可如此无礼地私闯民宅。”

他们这一番吵闹,倒是把正在谈事的梅长苏和蒙挚给惊动了。

前几日蒙挚还在担心萧景琰被那个千面给蛊惑,这不过短短几日过去,萧景琰就怒气冲冲地兴师问罪,莫不是真的被那千面给蛊惑了?

一旁是怒气遍布的萧景琰,一旁是虚弱隐忍的梅长苏,蒙挚那锄强扶弱的侠义之心顿时如烈火一般熊熊燃烧。

 

他身形一动,便如鬼魅一般消失在屋中,几招之间就将萧景琰制服在手腕之下。

萧景琰被钳住臂膀,闷哼一声,“蒙统领,快放开我,我有急事要找苏先生。”

对方毕竟是皇子,蒙挚也不敢多有冒犯,他稍微松了松手劲却没有将萧景琰放开,“那可以行,你这般怒气冲冲,我是不会让你见苏先生的。”

萧景琰气的直跺脚。

 

梅长苏看完这一场愈演愈烈的闹剧,眼看身旁的飞流都在摩拳擦掌,赶紧一手握住飞流的手,另一只手挥了挥,“都进来吧,有事入屋再说。”

几人方一入屋,萧景琰就卸下了方才那一番怒容,变脸之快简直让蒙挚瞠目结舌。

梅长苏却未有丝毫惊讶,他点了点头,示意几人都落座,“出什么事了,靖王殿下。”

萧景琰沉吟片刻,便将誉王约见自己的情况和自己的猜测事无巨细都讲给了梅长苏,讲完这些,萧景琰才看向蒙挚:“蒙统领怎么会在这里?”

 

蒙挚挠头羞赧一笑,“我来此还真跟你方才所言有几分关联,正是为了太子殿下被幽禁宫中之事而来。”他顿了顿,道:“靖王殿下 ,方才多有冒犯,您没受伤吧?”

萧景琰浅浅一笑,不以为意道:“身为一名军人,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此话一出蒙挚更是不好意思,忙暗道自己方才真是太过急躁,不问青红皂白就攻击靖王,还好他没有受伤。

 

“誉王该是知道我们背地里的关系了,如此便是为了令你我产生间隙。”梅长苏作为东道主,自然而然地又倒了一盏茶推到靖王身前,“至于他为什么知道的,靖王殿下不必过多考虑,誉王能有如今势力,必定也有自己的手段。”

他顿了顿,郑重道:“还有他所说的那些私炮房一事,我的确知道,但并非我出的主意。当时我为了利用誉王打压太子的地位,给了指出了私炮房一事。可誉王身边的秦般若给他出谋划策,仅仅为了能尽快的将太子从高台之上摔下来,不惜炸毁私炮房,让数百人流离失所,伤亡惨重!”

 

“我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丧尽天良,若是知道,我定会提前阻止。可等我知道之时,此事已经发生了。”梅长苏落寞地笑笑,低垂眼睑,长长的睫毛敛住了眼中波澜的神情。

萧景琰长舒了一口气,“只要先生说此事与你无关,我便信先生!”

蒙挚在一旁叹道:“这誉王莫不是疯了,炸毁私炮房一事如此重大,他即便是为了让你们产生间隙,也不该这么鲁莽行事。”

“聪明反被聪明误,”梅长苏摇摇头,“这恐怕是秦般若的主意,这个女子深得滑族璇玑公主亲传,自诩机智聪慧。他们既然敢这么肆无忌惮地这么说,便是做好了万全之策。”

就在日前,江左盟得到一个消息,江湖中的杀手组织接到来自她的一个追杀交易,追杀的人正是那些人参与炸毁私炮房的一些打手。若是靖王方才真的被誉王蛊惑,与我反目事小。若是靖王殿下一怒之下找到皇上面前理论,可誉王那边已经死无对证,靖王殿下的处境就堪忧了。”

 

蒙挚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这竟是计中计!”

梅长苏勾唇浅笑,安抚好他们,“你们也莫要太过担心,我江左盟既然能得到了消息,便也能搅黄了这次追杀。靖王殿下,您不是听到了‘无意中’听到了这个秘密吗?那就去沈追那里,稍微提起一下,看看他能查到什么程度。”

萧景琰点点头:“好,我这就去。”萧景琰看天已近晌午,家中还有小殊等着他用膳,便也不再久留,便起身告辞。

 

他刚走出没两步,梅长苏想了想,突然叫住他,“殿下,表面上还请殿下与苏某反目,而且此事莫要告诉任何人,”他身形晃了晃,继续道,“记住,是不能告诉任何人,不管这个人是不是你最信任不过的人。”

梅长苏很少用如此严肃的表情同他说话,萧景琰不敢怠慢,郑重行了一礼,“我知道了,苏先生。”

萧景琰走后,梅长苏才对蒙挚道:“那天让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蒙挚爽朗大笑,拍了拍梅长苏的肩膀,“我办事,你放心,已经知会静妃娘娘了。”

梅长苏凝重的面容稍稍缓解:“此事要快些,看来誉王那边已经开始亟不可待了。”

蒙挚点点头,“好,我今日回宫,便再去找一次静妃娘娘。”

 

……

 

接连几日,静妃娘娘身体一直不大好,居然还有咳血之态。

萧景琰知道了,连日来奔波宫中,只为看望母妃一眼。

这日静妃娘娘缠绵病榻之时,脑子浑浑噩噩地,便牵住身旁萧景琰的手,“景琰,我这几日啊,总是梦到林殊这孩子。”

静妃娘娘神色凄然,泪眼朦胧,“我在梦里问他,孩子,你来这里干什么?小殊还是小时候哭哭啼啼的样子,他抓着我的手臂,说下面好黑,说想吃静姨做的糕点。”

 

“母妃,小殊他……”

“你说这孩子是不是来接我了?”静妃娘娘深呼一口气,声音郁郁寡欢,“我总觉得自己这一病啊,时日不多了,若是我走了,景琰你可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听苏先生的话。”

 

萧景琰紧紧攥着静妃娘娘的手,焦急道,“母妃,你不会有事的,因为小殊他没有死啊,他一定不是来带你走的。”

静妃娘娘握住萧景琰的玉手一紧,“你是说小殊还没有死?你莫不是在骗母妃?”

母妃重病缠身,几乎没有了生的欲望,他哪里还敢隐瞒什么 ,赶紧就将前后始末统统告诉了静妃娘娘。

听罢萧景琰的诉说,静妃娘娘的神情已不若方才那般一片死灰,她闷声笑了笑,又低头啜泣两声,“太好了,他竟然还活着。”说着便要下床。

 

“母妃,你要干什么?!”萧景琰一看大惊失色,赶紧搀扶着静妃。静妃苍白的脸上挂着慈祥温暖的笑容,“梦里小殊总说想吃我做的糕点,如今你突然说他就在你家,我便现在就动手做几样小吃,你帮我带去给他。你莫要劝我,我是医女,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给他做了这糕点啊,我这连日来心中的大石头才能放下,病太能好。”

见母妃一脸决绝,萧景琰也无法再劝,只好点点头,“母妃简单做几样便好。”静妃点点头,“我知道的,你坐着等我一下。”

 

萧景琰就这样在芷萝宫坐到快日头落山时,静妃娘娘才提着两盒糕点姗姗来迟,“景琰,这有两盒糕点,这盒是给小殊的,这盒是给小殊的。”

静妃娘娘指了指两个不同的盒子,“小殊吃不得榛子酥,你却极爱吃。我便做了两样不同的,你可切莫要分错了。”

看着母妃如此情真意切的眼神,萧景琰只觉得眼眶微微湿润,“我记住了,母妃。”

当夜,林殊与萧景琰相对而坐,吃下了静妃娘娘特意为他制作的糕点,林殊吃的时候更是数度哽咽,举手投足见,手臂隐约有一颗黑痣露出。

 

次日,静妃娘娘级召萧景琰入宫。

担心静妃娘娘身体的萧景琰快马加鞭,飞一般冲进芷萝宫,却见静妃娘娘如今脸色红润,已是大好。

一见到萧景琰,静妃娘娘赶紧走上前,将众人纷纷屏退,焦急道:“景琰,小殊可有吃那些糕点?”

萧景琰点点头,“都吃了。”

“他没有出现什么异状吗?”

 

静妃娘娘脸上的惊恐也感染了萧景琰,他捉住静妃娘娘的手臂,“到底怎么了,母妃?”

“我把你们两个人的糕点搞错了。”

想起今日还好好的林殊,萧景琰长舒一口气,“母妃,你是不是把两个盒子装反了?没事儿的,可能我也搞错了。小殊吃了其中一盒,到今天我离开时还好好地,没有什么症状。”

“可是……”静妃搅着手中的帕子,咬唇道,“可是我不是把你们二人的装反了,我是将榛子跟栗子搞反了,两盒糕点里都加了榛子啊!”

 


评论 ( 27 )
热度 ( 92 )

© 旗木SiL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