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与你相遇。

超坑的主催。

三次元刷歌注意。

【琅琊榜】似是故人来-1.5(苏靖苏)

我还是更新吧,否则感觉自己会被杀死,这样也比较好催更

图的话在15号会公布嗷

写手: @牧白   CP:苏靖苏

尺寸:A5    字数:2w字↑↓

价格:10-15RMB  cp17首发


1.4戳我戳我


“也并非如你担心的那般,景琰倒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梅长苏摇摇头,在火炉上架上水壶烧起了清泉水,“据我所知,千面当了这么多年的细作,从未亲自杀过人。他虽不亲手杀人,却喜欢搬动是非、挑拨离间,让原本最亲密无间的朋友、恋人甚至是亲人反目成仇、自相残杀。”

“我猜此人定是心理扭曲,性格极度自负。他不屑用杀人这种简单的方式,因为这样没有挑战性。他应该是将玩弄他人的内心当做乐趣,每当他人因他而反目之时,正是他得意满足之时。”

 

蒙挚抿着嘴,瞪大双目,手下意识地拍了几下大腿,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那,那他的目的不就是……”

梅长苏点点头:“我瞧他今日举动,恐怕是要挑拨我同景琰刚刚建立不久的信任关系。”

“那岂不是更糟糕!”蒙挚“腾”地站起,“靖王如今好不容易刚刚信任你,关系本就脆弱。若是被此人一挑拨,以前的努力岂不是顷刻间荡然无存?我们快些去告诉他真相!”

 

“稍安勿躁,”梅长苏摆了摆手,安抚住蒙挚,“且让他去吧。”

“小殊,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聪明人,你明明知道这人假扮成了以前的你,为的便是挑拨离间,你为何还能这般淡定?”

梅长苏摇摇头,“不淡定又能如何,我问你,你去见景琰如何跟他说?直接说这个‘林殊’是假的吗?以你的的智慧,怎么会发现他是假的?你说是我说的?我常年居住在江左盟,未曾见过林殊,又是如何知道他是假的?”

“单凭我们的一面之词,景琰不但不会相信,反而会被千面借题发挥,从而加快我们之间信任的流逝,让景琰愈发靠近千面,反感远离我们。”

 

听完这些,蒙挚才安静下来,“那,那我们就这么干坐着?”奇怪,为什么小殊说“以你的智慧”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当成呆子的感觉?是错觉?

“太子失势,眼看地位不保。”梅长苏将火炉上烧开的水去下,倒在紫砂茶壶之中,闷起了龙井,屋中顿时飘荡着一股清雅浓郁的馥香,“而在这个时候,景琰的地位却悄无声息地直逼誉王,大有成为第二个誉王的架势。”

“誉王即便没有察觉这个异状,我想他身边的那位秦般若已是有所察觉,夏江、千面依次进京,来势汹汹,该是秦般若已感受到了来自景琰和我的威胁,打算联合起他们,对付我们。”

蒙挚越听越玄乎,“那岂不是很危险?”

 

“不,这样反而不危险。”梅长苏举起茶杯,倒了两杯龙井,将其中一杯轻轻推到蒙挚面前,“夏江为人傲慢,千面又极度自负,一山不容二虎,他们怎么可能会和谐共处。若是可以相处融洽,便不会有夏江在外奔波,千面隐居多年之状。秦般若将千面找来,本是为了更有把握地将我们打压,但她却忘了一点,越周密的计划,也越容易漏洞百出,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这一着,便是两人这两人之间的关系。”

“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蒙挚简直被梅长苏绕晕了,他牛饮了一口龙井,无奈耸肩。

“如你方才所言,我们干坐着,且等千面露出狐狸尾巴之时。”

 

是夜,悬镜司,夏江房中

昏暗的烛光摇曳飘荡,屋中三人的身影在墙上影影倬倬。

夏江紧抿双唇,厌恶地瞥了一眼浑身裹着黑布的男人,“你还有脸回来。”

千面藏在面具下的脸冷笑一声,“我若是不回来,你们还要被梅长苏这厮玩弄于鼓掌之中多久?”

千面是秦般若找回来的,如今她一个女子,正好起到缓和两人关系的作用,“夏大人,千面大人,您二位都是我师父最看好的两位忠臣。我们同处一营,有共同的敌人,不能自己先闹起内乱来。”

两人相识一看,冷哼一声,再不理对方。

 

秦般若见两人虽依然是对对方颇为不屑,却已经没了方才箭拨弩张的氛围,这才舒了一口气,看向千面问道:“千面大人可是查到了什么?”

千面点点头,“正如你所料,正是梅长苏在靖王身后出谋划策。”

“我就说这靖王榆木疙瘩了三十年,怎么今年就突然开了窍,原来真是梅长苏。”秦般若咬咬唇,眯起双眸,“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千面大人有把握令他们分崩离析吗?”

“我今日特意跟着靖王去见了梅长苏,”千面不屑一顾道,“不过是个苟延残喘的病弱书生,也没看出有心中有多少灵透之处,不堪一击。况且他二人的间隙本就颇大,让他们反目不过在举手之间。”

夏江闻言冷哼道,“莫要妄自尊大,谢玉谨小慎微,不也被梅长苏抓到了把柄,你不要小看他。”

“夏大人,多年不见。你怎么如此畏首畏尾,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千面不以为意,抚了抚脸上的面具,“你们就等着看他二人反目成仇吧。”说罢头也不回,便推门离开了。

 

千面走后,秦般若才若有所思道:“夏大人,千面还是跟以前一样,倨傲自负,我们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夏江点点头,“我早就知道他来没什么用,放心,我已想到了后招。”

“什么后招?”

“我的人打听到了赤焰军余孽卫峥的下落,只是此人常年居住在药王谷,鲜少外出,很难擒获。我已派人暗中埋伏,一有机会便将他擒获,到时候以他为饵,不怕靖王不入套。”

两人在这昏暗的房屋中又谋划了很久那阴险的计划,秦般若见天色不早,这才告辞离开。

 

次日,秦般若将梅长苏表面帮助誉王,实则暗中靖王之事告知誉王,誉王得知,恼羞成怒,“可恶!枉我尊他为师,他却是在背后害我!”

“王爷,他这般玩弄我们,我们合该让他尝一尝被人玩弄的滋味。”秦般若站在誉王身后,脸上挂着势在必得的笑容。


评论 ( 16 )
热度 ( 64 )

© 旗木SiL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