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与你相遇。

超坑的主催。

三次元刷歌注意。

【琅琊榜】似是故人来-1.4 (苏靖苏)

昨天忘记更新(跪)今天写手牧白敲定了题目,以及为了补偿加更一个佛牙小剧场

cp17突发 这几天会更新给大家看 (画手先保密)

写手:牧白

画手:暂时保密

CP:苏靖苏

尺寸:A5

字数:2w字↑↓

价格:10-15RMB

1.3戳我戳我


苏宅,书房
如今已马上便进五月时节,可这屋中的火炉中依然冒着屡屡青烟,缥缈悠远,绵延不绝。梅长苏缠绵病榻数日,病去如抽丝。他如今刚要转好,却还是精神欠佳。

只见那张骨骼分明的苍白手掌将把玩了一会儿的木牌随手扔进了火炉之中,通红的炭火之下,那牌子上的字迹清晰可见,黑白分明,正是“宁国侯”三个字。

谢玉如今锒铛入狱,早已无力回天。如今夏江匆匆赶回,便存了要救谢玉的心思。

梅长苏拿起另一个写着“悬镜司”的牌子把玩一阵后勾起一抹冷笑,旋即将牌子重新放进盒子里。

夏江,长行河边,鞋焉不湿?

我如今扳倒了谢玉,还怕找不到你的把柄?

 

他正在思考之际,一蓝衣少年如鬼魅般出现在屋中,他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苏哥哥,有人。”

梅长苏将手边的盒子扣上,拿着火钳拨动了几下火炉中的木炭,将那个快燃尽的牌子翻进了木炭之中,“谁来了?”

“靖王,黑衣人,不认识。”

闻言,梅长苏微愕,他起身将匣子放在书架之上,才又道,“让他们进来吧。”

蓝衣俊美少年点头“嗯”了一声,便又如鬼魅般消失在空气中,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没过多久,梅长苏便见身着一袭华贵暗红色烫金长袍的靖王携着一位全身裹着黑布、头戴面具的人远远走来。

梅长苏盯着那人的身影,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他轻皱眉头,有些惊讶,按理说他过目不忘,若是当真见过此人,他定能记住,可如今他虽看这人身形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见过。

两人越走越近,不一会儿便到了梅长苏面前,梅长苏也只得收起疑窦,行了一礼,“靖王殿下。”

 

萧景琰双唇紧抿,定定望着梅长苏,十日未见,心中竟是百转千回。

当日他们二人在霖铃阁中不欢而散,他便出城剿匪。只记得那时苏先生虽身子也不大好,可脸色却没有今日这般惨白憔悴。

想起战英所提起的梅长苏这几日时有咳血的事情,他便觉得难受极了。

明明来时还对梅长苏当时自私之言有所介怀,可当见到苏先生虚弱的模样时,他便只剩下了担忧和心疼,哪还有先前那一丝一毫的埋怨。

 

见梅长苏行礼,萧景琰赶忙上前扶住,“苏先生,你病了,快进屋里去,别再吹风受凉。”说着他便扶起梅长苏,反客为主扶着梅长苏的胳膊往屋里带去,全然忘了身后还有一个“林殊”。

那黑衣人也不客气,不请自入,自然地跟在二人身后便进了屋。

梅长苏见状问道:“这位是?”

萧景琰登时被问住了,方才小殊要跟来一睹苏先生真容,他便只得从大门领着他来了,可如今苏先生一问,他倒忘了事先为小殊编造一个合适的身份。

 

萧景琰这边踌躇为难,林殊却是落落大方地行了一礼,道:“在下不过区区一介亡奴,苏先生麒麟才子,无需在意在下的身份。”

此话一出,便拉回了萧景琰的思绪。

林殊甚是聪明,短短一句话,便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这话里有话地,一说自己是亡奴的卑微地位,二说梅长苏备受青睐的尊崇地位,眨眼之间便将自己降到了令人乞怜的地位上。

萧景琰心地善良,更何况对方是他认定的小殊。

此话一出,萧景琰便立马放开梅长苏,重新回到林殊面前:眼中更是带着懊恼嗔怪道:“休要妄自菲薄,你哪里是亡奴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那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

 

梅长苏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面上丝毫不显,可心中已是有了数。

此人来者不善,字字都是针对自己,看似谦卑的话中,却又带着毒刺,恐怕萧景琰已被他蛊惑了去。

但敌暗我明,他在没有摸清对方身份之前,便只是不动声色,任由这黑衣男子在此猖狂地自以为是、玩弄心机。

萧景琰此次前来便也只是为了看望梅长苏,更何况方才林殊的一句话,令他今日也不好再亲近苏先生。

虽是不舍,但他还是只得与苏先生草草寒暄几句,解了先前的误会便放下了用檀木匣子装好的千年老山参,便带着林殊匆匆告辞。

 

萧景琰走后没多久,又一道鬼魅的身影一闪,便有一人出现在他的房中。

只见此人强壮威猛,肌肉虬结,正是禁军统领——蒙挚。

蒙挚甫一进屋,便一眼看见了那个精美的檀木匣子。他大刀金马地往席上盘腿一坐,将木匣拿到了手中嘿嘿一笑:“哎呀,还是上好的千年老山参!这是刚才靖王送来的?靖王对苏先生可真是好啊!”

梅长苏半抬起身,倏地夺过匣子收进怀中,“你碰到他们了?”

蒙挚哈哈一笑:“我是翻墙进来的,我看见了他们,他们却未瞧见我。怎么样,你最近身体可有转好?”

梅长苏点点头,随手拿起火钳子拨动了几下火炉中的木炭:“好得差不多了,也不能总那么病着,我还有好多事未做。”

 

“好了就好,省的我日日担心。”蒙挚迟疑片刻,想到了什么,“说也奇怪,方才与萧景琰同行的那个黑衣人,背影我瞧着总觉得分外眼熟。”

梅长苏正在拨动木炭的手一顿,“你也觉得面熟?”

蒙挚剑眉一挑,瞪大双眼,“何止是眼熟,简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梅长苏心中一动,将火钳子放到一边,正色问道:“那你想起那人像谁了没?我也看着此人身形眼熟,可如何也想不起在哪见过。”

“哈哈,小殊啊小殊,”蒙挚哈哈仰头一笑,手兴奋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还能像谁啊,像之前的你啊,像你十二年以前的身形!”

听完蒙挚的话,梅长苏顿时如被一道闷雷击到,浑身一震。

许久,他惊道一声:“坏了!”

 

“怎么了?!”蒙挚也是神色一凛,疾疾问道。

梅长苏沉吟片刻,“传闻当年滑族璇玑公主在大梁国收服了一众下臣死士,其中最为诡异莫测的便是一位神出鬼没的细作。”

“细作?男的女的?”蒙挚问道。

“不知道,恐怕也只有璇玑公主和这个细作本人才知道此人的真面目,”梅长苏摇摇头,“我也只知道此人被称‘千面’,有千种面貌,时男时女,是璇玑公主的一把利刃。此人不仅易容术巧夺天工,模仿能力更是出神入化,便是与真人对峙,也难辨真假。”

“此人便利用这些能力,巧妙地化身成各种人物混迹在目标家中,刺探情报。璇玑公主死后,此人也随即失踪,再没有出现。”

蒙挚听罢一拍桌子“腾”地站起,“那靖王岂不是危险了?!”


============佛牙小剧场分割线=================


艳阳三月,正是桃李盛开之际

梅长苏拜访了萧景琰一回,便被佛牙缠住了。

萧景琰见佛牙对苏先生百般亲昵,并不伤他,便由着它作为。

如今初春,靖王府后花园中的桃花大片大片的盛开,漫天的桃花飘荡在空中,煞是美丽。

佛牙亲昵地舔舐梅长苏的脸颊,而梅长苏则是一脸宠溺地抚摸佛牙的额头。

萧景琰站在不远处静静望着眼前一幕,心中大为惊艳。在这一片犹如世外桃源的桃园之中,苏先生便仿佛是那天上的谪仙一般,衣袂飘飘,不食人间烟火,令他心动不已。

佛牙亲昵够了梅长苏,这才察觉远远站着的萧景琰。

一见萧景琰,它便撒欢儿地朝着萧景琰而去,后腿一蹬,便将萧景琰扑倒在地,舌头更是狂野地舔舐着他。

佛牙一介畜生,自然是到哪舔哪,不一会儿便将萧景琰的嘴都舔了个遍。萧景琰一愣,正要推开佛牙,却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方才,佛牙好像也舔过苏先生的唇瓣。

那这岂不是……这岂不是间接接吻?萧景琰脸颊顿时绯红一片,害羞地睨了一眼盘膝坐在桃树下梅长苏,只觉得他的唇娇艳欲滴,整个人越发地吸引着他,令他移不开视线。


评论 ( 7 )
热度 ( 82 )

© 旗木SiLver | Powered by LOFTER